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算算负面

加入收藏行业信息微信关注 微信关注
全国服务热线:
028-6662 1633
行业新闻

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算算负面

发布日期: 2017-09-26   浏览次数:733   

   被异议商标的标志由英文“RIDER WAITE TAROTS”构成,其本身并不存在有害于道德风尚或对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的情形,且“TAROTS”使用在指定商品上,也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等特点产生误认。

  
  金龟子有限公司申请注册“RIDER WAITE TAROTS”商标(被异议商标),美国游戏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是对其在先独创并在纸牌、塔罗纸牌领域内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的恶意抢注,侵犯了其在先权利。
  
  本案中,“TAROTS”(塔罗牌)作为产品的通用名称,是否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内容特点产生误认,易产生不良影响?美国游戏公司委托中国大陆公司生产(印刷)行为能否证明其商标在大陆已具有一定影响?
  
  “TAROTS”(塔罗牌)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占卜下?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第5172461号“RIDER WAITE TAROTS”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的标志本身并无不良含义和负面影响。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未支持美国游戏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主张并无不当。现有证据不能体现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系通过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商标评审委员会未支持美国游戏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主张并无不当。
  
  “TAROTS”(塔罗牌)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占卜下?
  
  美国游戏公司所称修改后商标法的条款并非商评字〔2013〕第97698号关于第5172461号“RIDER WAITE TAROTS”商标异议复审裁定(简称第97698号裁定)的作出依据,相关诉讼理由不予支持。美国游戏公司称其委托中国大陆的厂商生产(印刷)带有“RIDER WAITE”字样的塔罗牌,但是仅仅该生产(印刷)行为,而不是相关产品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行为,并不会使其商标在中国大陆市场上发挥商标的功能作用,也无法对中国大陆市场的相关消费者产生影响。美国游戏公司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在中国大陆对被异议商标或其近似商标的在先使用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未支持美国游戏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主张并无不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美国游戏公司的诉讼请求。美国游戏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TAROTS”(塔罗牌)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占卜下?
  
  美国游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如下证据:
  
  1、美国游戏公司2003-2006年在香港、台湾地区销售发票、宣传彩页复印件;
  
  2、金龟子公司主页打印件;
  
  3、美国游戏公司董事长出具的宣誓书及其中文翻译复印件;
  
  4、美国游戏公司关联公司首席执行出具的宣誓书及其中文翻译复印件;
  
  5、美国游戏公司“RIDER WAITE”塔罗牌在中国大陆地区印刷证明复印件。
  
  金龟子公司答辩的主要理由为:美国游戏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RIDER WAITE TAROTS”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广泛使用并有知名度,被异议商标并非恶意抢注美国游戏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宣誓书证据与本案无关。请求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
  
  “TAROTS”(塔罗牌)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占卜下?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3年10月28日作出第97698号裁定。该裁定认为:
  
  美国游戏公司未明确主张除商标权以外其他何种权利受到损害,美国游戏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美国游戏公司在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纸牌、塔罗纸牌等商品相同或类似的商品上在中国大陆地区在先使用了与被异议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并具有一定影响力,故美国游戏公司请求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的主张不予支持。被异议商标本身并没有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美国游戏公司主张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不予支持。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TAROTS”(塔罗牌)申请注册商标,要不要先为自己占卜下?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最终审判:
  
  美国游戏公司委托中国大陆厂商生产(印刷)带有“RIDER WAITE”字样的塔罗牌,但是并未在中国大陆地区进行销售,也没有进行宣传推广,也就没有使其商标在中国大陆市场上发挥商标的功能作用。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